棠小玖

【鑫逸】橘子汽水

*程程的生贺作
*祝程程16岁生日快乐!~(≧▽≦)/~
*bgm:橘子汽水
*双向暗恋梗



00
我站在教室门口的小角落
偷偷看着你可爱的笑容
你就像天上的云朵
我好想变成彩虹



01
课铃已经响了五分钟,老师却还在讲台上滔滔不绝的讲着,丁程鑫的思绪早已飘出教室,盯着门口好像在寻找什么。“三儿还在外面等着吧,人呢……”心里正想着就有一个圆圆的锅盖闯入了视野里,躲在教室门口的角落。敖子逸一下课就急忙忙地跑到丁程鑫教室门口,悄悄待在一个自认为很隐蔽的角落。“诶?他们老师又拖堂啊。”敖子逸小声抱怨着,虽然不想承认,心里其实是开心的,眼睛直盯着丁程鑫。丁程鑫感觉到小孩子正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,有意无意的对上那对圆眼,敖子逸感觉像是被什么烫到了似的,脸上一片火热,猛的背过身。

怎么搞得像是干坏事被抓包了。

而教室里的那只小狐狸呢,正眯着眼看着门口小孩子,嘴角与眼稍都带上了弧度。

“今天就讲到这里,下课。”

“老丁你们啷个回事,拖堂这么久。”敖子逸故作自然地在教室门口迎接丁程鑫,脸上还有未来得及褪下的红晕。丁程鑫倒像个没事人似的,搭上敖子逸的肩,“习惯就好了嘛。”笑着看了看身旁快跳起来的小孩子,“三根火腿肠?”

“最少五根!”

“不行,顶多四根!”

“嗯?!四根就四根!”




02
橘子水的香
橘子汽水的香味飘在空气中
你嘴角的奶油看得我好心动
我和你的默契有种节奏
牵着我的心跳跟你走



03
有一搭没一搭地走到小卖部,买了火腿肠和两瓶橘子汽水。坐在路边的石凳上,丁程鑫把装在塑料袋里的火腿肠塞给敖子逸,自己喝着汽水。敖子逸的嘴塞的满当当的,丁程鑫怕他噎着,帮他开好瓶盖,轻轻拍了拍他的背,“慢点吃,没人跟你抢。”没缓过来的敖子逸点点头,把自己吃了一半的火腿肠递给丁程鑫。突然想到了什么,朋友是个重度洁癖,连别人喝过的水都不会再碰一下的那种,而伸出去的手总不能再收回来,怎么办,在线等,急。

丁程鑫看着对方尴尬的表情,笑意都要从眼睛里溢出来。

傻啊,只对你没洁癖。

一口咬掉剩下的半根火腿肠,顺便用手抹掉敖子逸嘴边的油渍,他想象过那张嘴的味道

一定,与敖子逸本人一样甜。

空气中飘着橘子汽水的味道……



04
天空突然下起了一场大雨
我该不该现在送你回去
不想打断你给的甜蜜
干脆就让我陪你淋雨



05
盛夏的天啊,说变就变,刚才还是阳光明媚,突然就下起了雨。

丁同学与敖同学当然没有带雨伞,只好一同挤在屋檐下。敖子逸看着淅淅沥沥的雨滴,皱皱眉头:“老丁,这雨怎么越下越大啊,咱们还能回去吗。”丁程鑫不怀好意的一笑,抓起敖子逸的手腕一头冲进雨里“老丁……哎哎哎,你要干嘛!”已经被拖到雨里而且丁程鑫丝毫没有放开他的意思,敖子逸只能认命地跟着丁程鑫在雨里飞奔。

“丁程鑫,我们这是去哪儿?”

“去我家。”

“哈???”



06
就这样牵着你一直走
这路没有尽头
就是喜欢你偷瞄着我
的害羞



07
从丁程鑫家到学校大概有个十分钟的路程,此时又是在下雨,便感到这十分钟如一小时般漫长。丁程鑫倒很享受这段时光,尤其是自己手中没多少肉的手腕。还有敖子逸偷瞄他的目光,装作不经意回头对上那双眼睛,看对方不自然涨红的脸颊。

可爱,想…不不不!

一路狂奔到丁程鑫家门前石阶上,才坐下来一甩书包,看看对方,都是落汤鸡的模样,忍不住笑。

“哈哈哈哈哈哈哈,老丁你看你的头发……还滴着水……”

“你自己不也是,跟从河里捞上来的一样……”

丁程鑫想起了小时候,两人可是出了名的皮,下雨天一起跑出去淋雨,玩啊闹啊,回到家又免不了一顿批评。

那时候的日子,可真是好啊……

“三儿,你今天住我家吧,你爸妈不是出差了嘛,我爸妈今晚也不回来。”

“嗯……看在你这么诚心诚意的份上,三爷我就答应了。”

“那得感谢我们三·爷了。”




08
让我紧紧牵着你的手望着星空
直到我们心灵相通




09
丁程鑫和敖子逸身材差不多,敖子逸也就自然地接过了丁程鑫递来的衣服,反手关上浴室的门,只留同样浑身湿透的丁程鑫苦笑不得地站在门口。

孩子长大了,管不着啊……

丁程鑫给的是长款白T,还好心地给了短裤,但敖子逸本来就比他矮半个头,从小到大都是矮半个头,白T都盖过了短裤,加上因领子太松露出的锁骨,丁程鑫咽了咽口水。

“丁程鑫,愣着干嘛,是三爷我太帅了?”

“噗嗤,雨停了,估计一会儿就放晴了,等会儿去不去屋顶上看星星?”

“去!”

果然还是小孩子。



10
坐在屋顶上,因为刚刚下了一场雨,天气没这么闷热,还有丝丝凉风吹过。敖子逸在辨认各种行星,丁程鑫想起小时候,在某个夏夜,他们也曾像这样坐在屋顶上,看夜空中繁星点点,他也曾像现在这样坐在敖子逸的身边,忽略掉星空,只是盯着身边人的眼眸。眼前的敖子逸与记忆中的人重叠在一起,鼻子更高挺了,线条更硬朗了,但不变的是那双明眸。那双明眸,可是装了所有璀璨星辰的呀。

海底月是天上月,眼前人是心上人。

丁程鑫偷偷靠近敖子逸,在对方的注意力集中在夜空中时,一把搂住他。敖子逸吓得差点叫出来,想从丁程鑫的怀抱里挣脱出来,却只是被搂的更紧,敖子逸的耳朵与脖颈,都毫无防备的展现在他眼前。丁程鑫目光落在敖子逸瞬间变红的耳垂上,轻轻向耳朵里吹气,感受到怀里人浑身一颤,轻笑一声,又含住那只耳垂,手指慢慢摩挲、游走,手指所到之处都引起肌肤的颤栗。敖子逸想逃但没有力气,身体不受控制,浑身发软。

“敖子逸,我喜欢你。”

有什么东西在敖子逸的脑袋里炸开了,脑子里一片空白,只记得自己好像答应了。结果嘛,当然是被丁程鑫直接吻住,在屋顶上吹了挺久冷风。

今夜,注定无眠。

评论(3)

热度(69)